佛经大全 > 华严经 >

《华严经》:圆融无碍的世界观

2017-07-21  [华严经]

《华严经》:圆融无碍的世界观

  世界是什么?是说一切有部“实在论”立场上的实际存有之实体?还是中观的“名言戏论”的性空假名的世界?还是唯识的“虚妄分别”的存有论意义上的世界?是为我们方便施设的世界还是离言真如的法界?这一切对世界的看法都可以在《华严经》“一即是多,多即是一”中得到统一。

1.一即是多,多即是一

  《华严经》以“一即是多,多即是一”开启了其别教一乘之路,彰显了它包容万物的广大胸襟,体现了它圆融无碍、广大和谐的主旋律。《华严经》中,“一”与“多”这对概念是对世间、出世间一切关系的总概括,它既包括理事关系,“一”是全体共相,“多”是千差万别的现象;也包括事事关系,“一”是森罗万象中的一个,“多”是幻有宛然中的其他。《初发心菩萨功德品》云:

  欲知微细世界即是大世界,知大世界即是微细世界。知少世界即是多世界,知多世界即是少世界。知广世界即是狭世界,知狭世界即是广世界。知一世界即是无量无边世界,知无量无边世界即是一世界。[1]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世界圆融无碍的统一性,少与多,广与狭,一与无量无边,净与秽都是相即相入(等同)的,无量无边与一,一与一切也是可以相入相摄(转化)的,由此我们就可以从“一毛孔”甚或于“一念”中知一切世界,由一叶而知秋,由一斑以窥全豹,由有限把握无限。我们可以从“多”中知“一”,从一个个具体中来思索无限的宇宙,从具体的“存在者”中思索“存在”。“一”与“多”的无碍,给了我们了解世界的依据。秽世界也就是净世界,修行可以从当下入手,解脱可以从我们这个虚妄分别的世界开始,这也是华严宗异于中观和唯识的地方。中观是否定了我们生活的这个名言戏论的世界,唯识虽在存有论上对这个世界予以部分肯定,但是这个世界毕竟与解脱无关,解脱毕竟需要“转识成智”。华严宗从理论上告诉我们解脱可以从当下入手,而禅宗是对其理论的实践。

2.“名言戏论”的性空假名的世界

  经中告诉我们,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名言戏论”的性空假名的世界,如经谓:“若实若不实,若妄若非妄,世间出世间,但有假言说。” [2]世界本性是空的,生灭、有无都是语言的虚设,“一切法生灭,但著假名字,一切法无生,一切法无灭。” [3]

  我们对世界的看法都是依靠语言所做的分别,不过是一种假名,“一切法但文字所作” [4],而我们的语言带有无始以来的偏见与错误,“此中无少物,但有假名字,若计有我人,则为入险道”[5],语言与最高真理无涉,“世间言语法,众生妄分别,知世皆无生,乃是见世间”[6],“佛法微妙难可量,一切言说莫能及”[7]。语言是我们体认真理的障碍,“言辞所说法,小智妄分别,是故生障碍,不了于自心”[8]。语言是我们体认诸法实相时必须剔除的对象,“若逐假名字,取著此二法,此人不如实,不知圣妙道”[9] 。只有去除了语言才可能入于真理,“知语言法皆寂灭,但入真如绝异解,诸佛境界悉顺观,达于三世心无碍”[10]。只有体认了世界的性空假名性,才有可能接近言语道断的诸法实相,就连佛教徒所顶礼膜拜的佛、菩萨也都是一种假名有,“言语说诸法,不能显实相,平等乃能见,如法佛亦然”[11],佛、法皆不可得。

  我们看到经中这样的论述涵盖了中观的看法,我们生活的世界不过是一个“名言戏论”的世界,在论证世界的语言性的同时也破除了世界的实有性,对世界是持一种否定的看法的,遮破了部派佛教以来的法体恒有的实在论,破除了对离于言诠之实有的执著。

3.“虚妄分别”的存有论意义上的世界

  如果说上一点是以语言性为理由论证了世界的虚妄性,那么这一条就是要以语言性为理由论证世界的存有论意义;如果说前一条涵盖了中观的看法,那么这一点就与唯识学之观点相符合。世间万物皆是由心识之虚妄分别所变现出来的境相,“此诸杂染无不皆由虚妄分别而得生长”[12],语言乃世间万象得以显现之工具。我们生活的世界就是一个言说中的世界。

  《华严经》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极其广大的世界图景,即使以现代科学言之都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无限广大而又秩序井然的世界。〈华藏世界品〉言:

  此世界海大地中,有不可说佛刹微尘数香水海。……此不可说佛刹微尘数香水海中,有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世界种安住;一一世界种,复有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世界。

  世界海包括香水海,香水海包括世界种,世界种包括世界,他们之间相差的倍数是“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一佛刹”就是一个世界,是指一位佛陀教化的范围,也即一个三千大千世界[13]。把三千大千世界化为微尘的数量能有多少是不可想象的,而“不可说佛刹微尘数”就更是难以想象的了。

  如此广大的世界,他们的“体”(本质属性)是什么呢?“应知世界海有种种体,所谓:或以一切宝庄严为体,……或以佛言音为体。”[14]世界海的存在依靠的是什么呢?“一一世界海有世界海微尘数所依住,所谓:或依一切庄严住,……或依一切佛音声住。”[15]总体说来一一世界海的体有色、光、香、宝、相、声等,大体不会超过众生所能感知的色、声、香、味、触、法“六尘”的范围,而其中以音声、语言为最多。而“六尘”是“六根”通过“六识”的作用所识别的外境,而这个“六识”的识别作用又是以阿赖耶识为体,即是以一种语言能力、分别能力为体。《辩中边论》说:“缘识者,谓藏识,是余识生缘故”[16],所以世界海的本质即是一种语言性。

  世界的体、本质即是语言。世界即是意义的世界,唯有意义世界才有分别,离开语言的世界是混沌一片。意义世界——语言的世界是有视角的,离开语言的世界我们是无从把握的。我们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已经清楚分节的世界,是语言给世界带来了秩序,西方语言学家索绪尔说:“若不是通过语词表达,我们的思想只是一团不定形的、模糊不清的浑然之物……在语言出现之前,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17] Ashok Aklujkar说:“我们要声明的是我们不是认为外部世界的客体有对应的指称或者说是与我们头脑中的语言单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只是需要假设外部物理世界是不会超出语言带给感知者的范围的。”[18]除了语言所告诉我们的物理世界之外我们一无所知。

  我们所感知的世界是我们已经命名的世界,《老子》云:“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印度古代典籍《奥义书》持“梵我一如”论,“梵”最初就是礼赞鬼神的咒语,是沟通神我的语言,后引申为世界的精力,为造物主,是世界的本质。同样古代西方观点认为,语言是上帝创造的,词是神圣之物,能通神,富有魔力。《圣经新约·约翰福音》中写道:“话语太初与上帝同在,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19] 可见不同民族的先民对于世界与语言的原始同一性有着相似的体认。

4.世界乃由方便施设的语言而有

  如果说西人论述世界的语言性是为世界的有效性寻求依据,那么佛教阐述世界的语言性则为论证世界的虚妄性提供可能。伽达默尔说:“能被理解的存在就是语言。”[20]在西人看来自在的事物只有以语言为媒介,从而进入一种“世界视域”,方才成为“有”。而佛教却认为我们所认知的世界皆因言说的虚妄性,故皆假非实,语言仅是我们通达真理的方便施设。经云:“皆悉师子吼,演说诸佛法,是则大智尊,无上方便力。”[21]语言是通向诸法实相(真理)的方便之道,真理是超越于语言的,“言语中显示,一切佛自在,正觉超语言,假以语言说”。[22]

  佛、菩萨的言辞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语言的虚妄,一切“名相”皆因语言而起,皆是虚妄分别,佛、菩萨就是巧用“言辞”,以表明其虚幻,“一切众生语言处,于中毕竟无所得,了知名相皆分别,明解诸法悉无我。巧以言辞说诸法,不取文字音声相”。[23]

  我们对待语言的态度应该是“虽复不依言语道,亦复不著无言说。虽知诸法无有言说,而决定说三世之法”[24],既不能住于言,也不能住于无言,虽知诸法实相是离言绝虑的,却还要以语言而说法。所以佛教是深知语言的虚妄性与有限性,但是还要把它当做方便施设的一种工具,利用其有效性,而开显人类生存于世的体认之路。

5.诸法实相与名言戏论是“一”与“多”的关系

  《华严经》依“一即是多,多即是一”之原理,将诸法实相与名言戏论统一起来,因其本是一,不是二。“一”乃“多”中“一”,“多”外无别“一”,诸法实相乃名言戏论之实相,名言戏论外无别实相可求;“多”乃“一”中“多”,“一”是“多”的全体共相,“多”是“一”的具体体现,诸法实相就是名言戏论的本质,名言戏论是诸法实相之体现。经云:“上妙无垢智,无边分别辩,宣畅深美言,第一义相应。”[25] 无边的分别之辩,皆是依“上妙无垢智”所得,所以可以与“第一义相应”。如来演说乃“一音”,在众生听来皆同其语,与其分别的语言无异,众生可以随类而解,“一佛刹尘诸法海,一音演说悉无余。此辩尘劫演不尽,是名光照心法门。如来妙音深满足,众生随类悉得解。一切皆谓同其语,梵音普至最无上”[26]。幻化的分别了的世界与语言并没有超出“佛身”与“净音”,无论是颠倒串习的,还是虚妄分别的“文义”其实乃一言,“欲具演说一句法,阿僧祇劫无有尽,而令文义各不同,菩萨以此初发心”[27]。“一”分为“多”,众生即可随类而解,而得解脱,“一切众生类,各随其所闻,痴惑障永除,慧命净无秽”。[28]

  因而不仅虚妄分别的世界是语言性的,就是离言真如的诸法实相同样不异于名言戏论的语言,无论世间法还是出世间法皆是语言性的。

  “多”没有超出“一”,“多”是对“一”的体现,所以我们体认“一”可以从“多”入手,这也就是“多”的意义与价值。体认诸法实相可以从名言戏论开始,观察恒常不变的法界可以从宛然分殊的世界入手,《华严经》由此得出“一行即一切行”[29],一修一切修的修行观与解脱观。体认了离言绝虑后还要再回到语言文字,获得了实相般若后还是要回到文字般若。因而可以说《华严经》思想是在最圆融无碍的世界观指导下,践行最积极的人生,这也是大乘佛教的慈悲济世情怀。

【注释】

  [1][2][3] 〔东晋〕佛驮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正藏》第9册,经号0278。

  [4][5][6][7][8][9][10][11]〔唐〕实叉难陀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正藏》第10册,经号0279。

  [12]世亲著、〔唐〕玄奘译:《辩中边论》,《大正藏》第31册,经号1600。

  [13]佛教认为三千世界又称三千大千世界,是以须弥山为中心,以铁围山为界,同一个日月所照耀的世界,是一个小世界,一千个这样的小世界,是一个小千世界,一千个这样的小千世界是一个中千世界,一千个这样的中千世界,是一个大千世界。因为大千世界中包含小、中、大三个“千世界”,所以又称三千大千世界,简称三千世界。

  [14][15] 〔唐〕实叉难陀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正藏》第10册,经号0279。

  [16]世亲著、〔唐〕玄奘译:《辩中边论》,《大正藏》第31册,经号1600。

  [17]转引自陈嘉映 : 《语言哲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页68。

  [18]Ashok Aklujkar :“The word is the world: Nondualism in Indian philosophy of language”,Philosophy East and West ,V.51 n.4,(Oct 2001),pp.452-473 。

  [19]Ashok Aklujkar :“The word is the world: Nondualism in Indian philosophy of language”,Philosophy East and West ,V.51 n.4,(Oct 2001),pp.452-473.

  [20]伽达默尔:《真理与方法》,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年版,页614-615。

  [21]〔东晋〕佛驮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正藏》第9册,经号0278。

  [22][23][24]〔唐〕实叉难陀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正藏》第10册,经号0279。

  [25][26][27][28]〔东晋〕佛驮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大正藏》第9册,经号0278。

  [29]〔唐〕法藏:《华严经探玄记》,《大正藏》第35册,经号1733。

热文推荐

  • 卷一至卷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摩竭提国阿兰若法菩提场中,始成正觉。其地坚固,金刚所成,上妙宝轮及众宝华、清净摩尼以为严饰,诸色相海无边显现;摩尼为幢,常放光明,恒出妙音;众宝罗网、妙香华缨周匝垂布;摩尼宝王变现自在,雨无尽宝及众妙华分散于地;宝树行列,枝叶光茂。佛神力故,令此道场一切庄严于中影现。其菩提树高显殊特,金刚为身,琉璃为干

  • 华严经原文

    华严经原文

  • 华严经原文

    华严经原文

  • 大方广佛华严经译文

      《白话华严经》系“地球禅者”洪启嵩老师首次以导读、原典、白话语译、注释并举的方式,将《华严经》这部“经中之王”呈现于读者面前,帮助读者“ 依据《华严经》中所说的正见,仔细思惟,慢慢用心思量,以此正想,破除一切思惟思量分别境界,以思惟来破除心里的障碍,到最后证入无障碍的境界 ”。

  • 卷六至卷十

      尔时,诸菩萨及一切世间主,作是思惟:「云何是诸佛地?云何是诸佛境界?云何是诸佛加持?云何是诸佛所行?云何是诸佛力?云何是诸佛无所畏?云何是诸佛三昧?云何是诸佛神通?云何是诸佛自在?云何是诸佛无能摄取?云何是诸佛眼?云何是诸佛耳?云何是诸佛鼻?云何是诸佛舌?云何是诸佛身?云何是诸佛意?云何是诸佛身光?云何是诸佛光明?

精彩文章

  • 怡西法师讲《佛说盂兰盆经》【六】(内附视频)

    (怡西法师)其有供养此等自恣僧者,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涂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 怡西法师讲《佛说盂兰盆经》【五】(内附视频)

    (怡西法师)「发胜意」,指发了殊胜的心。什麽殊胜的心呢?在这殊胜的吉日,应当发起借僧众威力报答父母恩德的大心。也就是要怀著为救度苦难中的七世父母和现世父母的孝心来做供养。

  • 怡西法师讲《佛说盂兰盆经》【四】(内附视频)

    (怡西法师)蕅益大师接著说:「十方,则不同目连之惟一人;众僧,则不同天神等之非圣侣。所以威神不可思议,能令深结之罪根从此可解脱也。」

  • 怡西法师讲《佛说盂兰盆经》【三】(内附视频)

    (怡西法师)目连尊者以神通亲眼所见母亲的情况,突然之间见到这种情况,对他的冲击力非常大。即使他已经证得圣果,可是亲生母亲落到这般地步,仍然震惊、悲哀,不知所措。每个人的印象里,对自己的父母都停留在生前的形像,说到父母,即使他们都不在世了,仍然想到生前的音容笑貌,哪想到是这样的情况呢?

  • 怡西法师讲《佛说盂兰盆经》【二】(内附视频)

    (怡西法师)由此可知,本经在印度最初的缘起,实在就是供佛斋僧,一直到梁武帝大同四年开始做盂兰盆会,长时间以来都保持著供佛斋僧的目的。可是后来越传越走样,甚至面目全非,成了给鬼神施食超度的了。世俗人认为七月十五日开鬼门关,杀鸡杀鱼以飨祖先,完全走样,杀生是有因果的……

  • 晚上能读《地藏经》吗?(内附视频)

    (宏圆法师)  《地藏经》中没有谈到什么时间段,晚上不能读。大家总认为这个和鬼神去打交道的,晚上不能读,这是邪知邪见。我们为什么说要弘扬《地藏经》,我们读的时候会有一部分众生在听,但是我们用的是真诚的心,用的是正知正见的正能量,那我们是什么?把地藏法门传给一切六道受苦众生,他们听到这部经以后,也能像我们一样,来如教修行,他们就能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QQ:800003736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建议/投稿:1300551969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88号

沪ICP备05053011号-1